资源猫博客网站欢迎你,最新关于资源猫的相关新闻信息都在这里发布,敬请关注!

博文
(2018-12-08 08:29:16)
看到老板娘写杨老师。巧了,我高中的语文老师也姓杨。 更巧的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也姓杨。 对这两位杨老师,我的记忆已经慢慢模糊。但现在如果见到当年的他们,还是会一眼就认出来的。另外我还记得他们各自显著的特点:一个关乎表象,一个关乎内心。高中杨老师心率过慢,大概每分钟只有四十几下。而初中杨老师是个结巴。 回忆起老师时并不想到他们的专[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4)
(2018-11-28 14:23:19)

上周五接托小猫放学。还在路上她就哇哇哭了,说班上有个男生欺负很多同学,包括她。 怎么欺负的? 她抽抽嗒嗒讲了几个例子。不外乎嘲笑啊、吓唬啊之类的。我说:“不用哭嘛,不理他就是了。他要是太过分,就去报告老师。” 回到家她还一直不高兴。我抱着她使劲安慰她。她哇的一声又哭了,说:“不仅仅是这些……他还骂我是chinetoque!” [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24)
托小猫嘴唇有点干,老是拿手指甲去抠,我百般制止。在外面走时又看到她把手抬起来,我怒吼一声:“不许抠!”
她说:“我没抠!我就是把手放在脸上。”
我:“那也要小心,因为……”
她立刻接口说:“……因为瓜田李下。”从一家新商店门口走过,托小猫惊喜地叫“商店招牌写着‘我们’!”
我一看&hel[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2)
(2018-11-07 06:06:15)

刚从外面回来不久,托小猫刚刚睡下。 平常她都是九点半之前上床的。今天老鼐说:“晚上迟睡些,十点钟咱们去N街42号一趟。” N街42号是他奶奶的出生地。老太太出生于1918年11月6日晚上十点,到今天整整一百岁了。 可是她没活到一百岁。她四个月前去世了。 晚上十点,夜深人静,我们的车停在N街42号门前。街上连只猫都没有。42号似乎完全没有居住的迹象[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2)
回到中国不久,托小猫一到晚上就说头皮痒,挠个不停。 我怀疑是食物过敏,筛选了好久都没得出结果。她却还是死劲双手唰唰挠头皮。 我对老鼐说:别是头虱吧? 说着脑海里浮现出放假前他们一群小孩子围着要调离的老师抱头痛哭的情景。一堆毛毛脑袋凑在一起涕泪横流,虱子们完全有时间从一个脑袋走到另一个脑袋。 老鼐在她头上翻检了半天,并没有发现虱子[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4)
(2018-09-21 02:16:49)
年过四十,不但精神没有不惑,好好的肉身也接二连三出了问题。虽然目前来看都还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但这很让人沮丧啊:我都没怎么年轻过怎么就开始老了呢?我都没怎么强壮过怎么就开始衰弱了呢? 然后还经常张嘴忘词。昨天在医生那里,我说“Pouvez-vousmedonnerunepommadepour...”突然就卡壳了,盯着医生半晌想不起词儿来,最后只好绕弯说“...pourdiminuermadouleurdupo[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0)
跟托小猫说宝石。红宝石、绿宝石、蓝宝石,等等。
我问:“你知道最珍贵的宝石是什么吗?”
她想也不想就回答:“是托小猫呀。”
我大惊:“这就是我预设的答案!你怎么知道!” 路上走着。
我问:“我为什么爱你啊?”
托小猫回答:“因为你是我的妈妈啊。”
我继续问:“我为什么不爱你啊?”
她:“[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7)
(2018-04-30 08:24:08)
老鼐研究家谱,常常会有意外之喜。比如有一次考证出他妈妈的外公的远祖是个乞丐。当时他姨婆还在世,听到这个考证结果,惊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老太太对于自己是乞丐的后代这件事,大概是很不愿意接受的。 这位姨婆有一次给我们看家庭相册,指着自己母亲的照片,吭哧半天语焉不详地说:“我妈妈没有父亲。” 出来后我问老鼐:“‘没有父亲’[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7)
我对托小猫说:“累了和困了不一定是一回事。困了是想睡觉,累了不一定是想睡觉。可以是身体累、疲倦、不想干活,但是也并不想睡觉。”
托小猫说:“那不就是懒吗?” 托小猫做造句练习,看到“往日”一词,造句“那个人往日走。”
我一听不对劲,问:“你知道往日是什么意思吗?”
她:“不就是‘向着太阳’的意[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9)
(2018-02-08 05:38:51)
星期二晚上,与老鼐的同事一起去保龄球馆,参加他们与另一个单位职工的友谊赛。 我已经二十年没打保龄球了。二十年前有段时间倒是常打。离公司不远就是一家酒店楼上新开的保龄球馆,当时还算是很新奇的事物。同事们常在中午休息时溜达过去打一场。我当时刚进公司,年龄小,到处跟着别人蹭吃蹭玩,所以也常去。虽然去了多次,水平总不见长,但还是乐此不疲。 [阅读全文]
阅读 ()猫评 (3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