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猫博客网站欢迎你,最新关于资源猫的相关新闻信息都在这里发布,敬请关注!

正文

托小猫的中文(五十九)

(2017-10-19 05:30:33) 下一个

今年是托小猫的诗歌年。暑假是转折点,之前只会随口不求甚解地背四五首最简单的唐诗。到了现在,已经会二十首了,而且难度逐渐升高。
她在学校里有个“诗歌本”,每页左边抄写一首法语诗,右边根据诗的意思自由创作一幅图画。于是有一天她主动要求中国古诗也同等对待,也搞了个一模一样的本子,在第一页上开始抄写第一首诗《登鹳雀楼》。
我说:题目可以抄,之后的诗不能抄,要默写。
姑娘第一个字照着抄都抄错了:登字左上角被她毫不客气地写了个“夕”。
我说:托小猫,你睁大眼睛再看看,那是“夕”字吗?
她说:啊呀,怎么没有那一撇呢……中文实在是太过分了,这里多一点、那里又少一撇……

写完整首诗,底下还有很多空白。老鼐说:你再写一首吧。托小猫说:不要,我要在这里解释诗的意思。
我说那好啊!但是你先打个草稿,没问题了再誊写上去。
她第一句写:“白色的太阳靠着山就要完了。”
我说:“完了不通。要写‘就要落下去了’。”
她问我:“黄河的意思是一条黄色的河还是一条名叫黄河的河?”
我很惊喜,说:“你勤于思考,这样很好。这是普通名词和专有名词的区别。妈妈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按上下文对仗来看,这里应该是个普通名词才对。但是很有可能指的还是中国的那条叫黄河的河。”
她问:“这里也要对仗吗?不是八句的诗才要对仗吗?”
我:“八句律诗中间的四句必须要对仗。但是其他地方,如果想对仗也是可以的。”
两人商量了半天,决定还是把“黄河”当专有名词来理解。
托小猫又回桌边去写。片刻后又跑出来问我:“妈妈,那个‘黄’字,上面是草字头加一横,还是像‘散’字一样是两横和两竖?”
这真把我问住了。我一直觉得就是草字头加一横,可是她这么一问,我觉得“黄”字的上半部分跟“恭”字的上半部分简直一模一样啊!打开各种字典查了半天,一无所获,还搞出一个干扰项来:黄有个异体字是“黃”,这个字是最接近字源的,但是跟草字头也好、共字头也好,可就全无关系了。
我无奈地看着托小猫,说:暂时就把它当草字头下面加一横吧,但尽量把它们贴在一起写,这样就像印出来的字了。

写完《登鹳雀楼》,她问:“下一首写什么呢?咏鹅还是静夜思?”
我说:“随便你。”
她:“还是写静夜思吧。咏鹅的第一句只有三个字,有点怪怪的。”
我:“那首诗比较小孩子气,因为传说是骆宾王七岁时写的。跟你写“妈妈傻乎乎”时差不多年纪。”
她:“那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们是同年龄时写的,他的诗为什么那么有名?”
我:“可能是因为……他写得比你好?……”
她:“不!一定是因为他后来有名了,所以大家才把他小时候的诗找出来!”
我哈哈大笑,说:“那你也努力变得有名!这样,你小时候的大白话‘妈妈傻乎乎’也就会成为著名的诗了!”
她继续愤愤地说:“不公平!我要打死这个臭烂屎骆宾王……啊,不对,他早就已经死了吧。我太高兴了。妈妈,骆宾王已经死了,你是不是也很高兴啊?”
我无言以对。可怜的骆宾王,招谁惹谁了。

托小猫推开盘子说“我不饿了”,就想从桌边站起身。
我严厉地说:粒粒皆辛苦!把你盘子里的东西吃干净,不能剩下这么一点点就不管了。
她看看自己盘子,说:“粒粒”是米饭吧?我盘子里是面条啊。
岂有此理。这么钻空子还了得。我说:不管是根根还是片片还是丝丝还是块块,全都是粒粒皆辛苦!

背诗的新错误:
“送杜少府之任府州”
“黄鹤楼送杜少府之任广陵”
“送孟浩然之任蜀州”
“朝辞白帝彩云间,飞流直下三千尺。”(好像也说得通)
“横看成岭侧成高”
“远近高低客不同”
“夜半钟声到各船”

她:“这个作者叫张续。”
我:“不是续,是继!”
她:“月落鸟啼霜满天”。
我:“不是鸟,是乌!”
到“姑苏城外寒山寺”一句,我特地给她读生字“苏”,她指指前一页刚学会的《题西林壁》说:“这个字不就是苏轼的苏吗?”
似知之而不知,似不知而知之。我真的跟不上你的节奏了……

我给她解释“海内存知己”以下的四句。说:“就像以后如果你离开妈妈去远方学习或者生活,我们就可以这样安慰自己:就算隔得再远,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我们还是像邻居一样。在分别的时候,不用……”
她打断我:我们不是“儿女共沾巾”。
我:?
她:是“母女共沾巾”。

托小猫已经会自己洗澡(虽然磨蹭、浪费水),但是洗头发时我还帮她,也是两人的聊天时间。
这天洗澡时我问她:“你的爱人还是Simon吗?”
她:“早就不是了。”
我:“那你不想跟他结婚啦?”
她:“不想了。”
我:“你现在想跟谁结婚?”
她:“没有人。”
我:“你们班的男孩子你觉得哪个最好?综合各方面考虑。长得帅啊、人善良啊、学习好啊都考虑进去。”
她一言不发。我又问了一遍。她犹豫地回答:“我不说。不管我说是谁,你马上又会说我想跟他结婚。”
哈哈哈看这警惕性,已经知道瓜田李下了。我赶紧声明咱们只是纯客观评价,我绝不乱拉郎配。
她这才严肃地说:“我觉得Louka不错。他学习也好、人也好、长得也还不错。”
我:“那你为什么不想跟他结婚呢?”
她转过头来愤怒地瞪着我。我赶快捂嘴说我错了我错了。

我把菜端上桌,托小猫拍马屁:“妈妈,你怎么能把那么难看的生肉做得这么好看、而且还这么好吃!”

托小猫放学回来,报告说:“今天Fabio被老师留在学校了。”
我:“为什么?”
她:“因为我们在学néolithique(我插嘴:不要说néolithique,要说新石器时代),Victor告诉老师说,Fabio说Destyan长得像那个时候的人。但是Fabio说他没这么说过,我们大家也觉得Victor是撒谎,因为谁都没听见Fabio这样说。”
Destyan是个黑人小女孩。Victor或者Fabio,你们俩可真敢说啊。怪不得被留下挨批。

托小猫照照镜子,说:我觉得我该减肥了。我的腿太胖。
我:胡说,你一点儿都不胖。那天你跟你们班那个Shainaise走在一起,妈妈从后面看,她的腿有你的腿两倍粗。
她:可是Eva的腿只有我的一半粗。
Eva是个麻秆,来过我们家做客。基本什么都不吃的。托小猫这个什么都吃的姑娘,去跟一个啥都不吃的姑娘比腿细,这不自虐吗。

吃完饭,我问:“托小猫,你爱妈妈吗?”
她已经在读书,头也不抬地回答:“我不会给你做咖啡的。”
简直是狡猾透顶。我才问第一句话呢,你怎么知道我的最终目的?

'; html+=''; layer.innerHTML = html; var body = document.getElementById("wxc_blog").parentNode; body.appendChild(layer); }else{ $("#qrbox").css("display","inline"); } } function hideQRCode(){ $("#qrbox").css("display","none"); }
阅读 ()猫评 (4)
猫评
舞女 回复 悄悄话 “横看成岭侧成高”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母女共沾巾! 小猫会很多诗了,还会灵活运用:)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qy68' 的猫评 :
这个二货娃一定复制了我的二货DNA,这点我很有信心!哈哈
zqy68 回复 悄悄话 小猫实在是太聪颖了!你的优秀的DNA看来是完全的复制给了她!
登录后才可猫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