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猫博客网站欢迎你,最新关于资源猫的相关新闻信息都在这里发布,敬请关注!

正文

托小猫的中文(六十)

(2017-12-15 05:03:22) 下一个

我说:“托小猫,你要记住,谁也不能要求看你光身子或者摸你。现在你已经是个大宝宝,包括Grand-père和爸爸,也不该看你光身子。如果是学校里的老师或者不认识的人,就更不行了。”
她问:“那你呢?”
我:“我现在还要帮你洗头发,还可以。再过几年,就算是妈妈不能看你光溜溜的了。”
她:“如果是医生呢?”
我:“医生要给你检查身体或者治病,当然可以看你光身子。而且你还不能害羞,要配合。”
她:“如果一个人做医生,就是为了看别人的光身子,那怎么办?”
我:“那这个人要进监狱的。他这样是犯罪。”
她:“怎么知道医生看我们的光身子是为了给我们检查还是为了看我们的光身子?”
我:“你要看医生的神情嘛。如果他是严肃地给你检查身体或者治病,那就是正常的,是好医生;如果他看上去很贼、很奇怪,不好好检查,反而乱摸还乱说,那他就是流氓坏蛋。”
她:“如果他装得很严肃、但心里想的还是为了看光身子呢?”
我:“……”(遇上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那我也就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了)

托小猫问:“为什么男孩子们要遮住他们的小鸡鸡,女孩子要遮住奶和屁股呢?”
我:“因为这些地方是男孩子和女孩子不一样的地方。”
她:“男孩子女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头发也有长有短啊,衣服也不一样啊,为什么这些地方不遮?”
我:“因为这些地方是跟拉尿尿臭臭、生孩子和喂养孩子有关系的地方,所以人类一致认为是一些需要害羞遮住的地方。”
她:“为什么男孩子可以不遮他们的奶?”
我:“因为他们的奶没用。就像一颗痣、一个包包一样,有没有都无所谓。既然没用,就不必遮了。”

托小猫:“奶奶的奶有奶。哈哈哈哈,这句话是不是很好玩啊。”
我:“其实‘奶’是我们平常随便说的,真正的名字应该是什么你记得吗?”
托小猫:“乳房。”
我:“咦,我以前只提了一次,你怎么记得这么牢?”
什么人啊。禁忌词就能牢牢记住,高大上一点的词老记不住。

托小猫:“胸罩有什么用?”
我:“第一是遮住乳房,第二是撑着它们。”
她:“对对对,上次城里跑步比赛,我看见好些阿姨戴着一个复杂的胸罩从前面和后面撑着她们的奶。她们的奶那么胖,要是不撑着,就要甩来甩去了。”

托小猫看着我,装出馋涎欲滴的模样,幽怨地呼唤:“我的碗!让我看看我的碗!”然后扑上来作吸吮状。
我一脚把她踢开,说:“早就是空碗了!滚开!”
她笑得打跌,说:“我亲爱的碗!”又扑上来。
我一脚又把她踢开,自己也快笑瘫了。

我:“托小猫,你怎么对别人的屁股啊、奶啊这么感兴趣?以后你自已也会有的。”
她:“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嘛。我也不知道怎么用,所以先观察一下。”
“观察”两个字让我足足笑了五分钟。

让托小猫翻译一句带“si”的句子,她总说“要是”。
我说:“‘要是’没错,但是不够美,不够正式。说‘如果’更好。”
顺便普及了一下书面语和口头语的区别。
她的语文课本里有一篇课文,里面换着法儿用了好多个表示比喻的词。“仿佛”、“犹如”、“宛如”等等,与之搭配的后缀词也丰富多彩,有“……一般”“……似的”等等,文绉绉地百花齐放,把托小猫这个只会说“像……一样”的土包子弄得晕头转向。我也很同情她。

另一篇课文里有“似乎”和“似的”两个词,托小猫看着读si的“似乎”和读shi的“似的”,呆了。我也很同情她。

快问快答:
我:“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最后两个字韵母相同,叫什么?”
她:“押韵。”
我:“托小猫的脸像一个红苹果。这句话是什么修辞手法?”
她:“比喻。”
我:“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这句话是什么修辞手法?”
她:“夸张。”
我:“太阳公公对我笑了。这句话是什么修辞手法?”
她:“ni……昵称!”
我:“错!不是昵称,是拟人!”

她写字,写到“初”字,问我:“初字的偏旁叫什么?”
我想了想,回答:“是一点,好像叫示字旁。”
她:“不对啊!是两点。”
我:“两点就是衣字旁……不对吧,你确定是两点吗?”
她:“就是两点啊。初字跟衣服有什么关系?”
我无言以对,只好又去查字典。一查才知道“初”字跟别的衣字旁字不一样,不是形声字,而是会意字,“从衣从刀”,最开始的意思是“开始拿刀裁衣服”,后来才引申为所有事物的开始。
多亏了托小猫,妈妈又学了一个字。
她自豪地问我:“我这个问题是不是很好?”
我说:“非常好。”

我现在听托小猫说法语和说中文,有特别不一样的感觉。她的法语因为有学校的影响,常常会出现一些我不熟悉的神情和表达方式。但她的中文因为只有我一个对话者,所以始终局限在我熟悉的表达方式中。听她说法语,经常感觉已经是个少女;而听她说中文,感觉还是个稚拙的小儿童。她稚拙的表达方式与她聪慧的头脑有时会有落差,造成一种非常奇妙的效果。我常常自私地说:我喜欢听她说中文,但不喜欢听她说法语。因为她叽里呱啦跟爸爸说法语,有时给我感觉像是街上遇到的陌生小姑娘,但一开口说中文,这还是我的小宝宝嘛!·

她迄今保持的顽固中文错误,都是由来已久的,比如量词使用错误,但是一指出就能主动纠正。

她现在上四年级,中文课本只学到三年级上册,相对滞后。不过她年纪小,而且学中文又只有我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地随便教,所以我觉得也差不多了。读写方面,最大的问题不是认字不多、而是不会主动灵活运用认识的字。只喜欢死板地抄写一行行生字,不喜欢做翻译、造句、作文等需要主动思考的练习。

但是,再不喜欢也逃不出我的魔掌:

'; html+=''; layer.innerHTML = html; var body = document.getElementById("wxc_blog").parentNode; body.appendChild(layer); }else{ $("#qrbox").css("display","inline"); } } function hideQRCode(){ $("#qrbox").css("display","none"); }
阅读 ()猫评 (2)
猫评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riodontist' 的猫评 :

好的,好的。多谢提醒。:)
Periodontist 回复 悄悄话 告诉小猫, 即使男医生给她检查身体, 旁边一定要有女性护士之类的。男医生单独给她检查身体是不可以的。
登录后才可猫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