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猫博客网站欢迎你,最新关于资源猫的相关新闻信息都在这里发布,敬请关注!

正文

小中国佬被歧视记

(2018-11-28 14:23:19) 下一个

上周五接托小猫放学。还在路上她就哇哇哭了,说班上有个男生欺负很多同学,包括她。

怎么欺负的?

她抽抽嗒嗒讲了几个例子。不外乎嘲笑啊、吓唬啊之类的。我说:“不用哭嘛,不理他就是了。他要是太过分,就去报告老师。”

回到家她还一直不高兴。我抱着她使劲安慰她。她哇的一声又哭了,说:“不仅仅是这些……他还骂我是chinetoque!”

嗯?我从来没听过这个词。

托小猫跑去拿了字典翻给我看。chinetoque后面的解释是:(injurieux, raciste) Chinois. (侮辱色彩,种族歧视色彩)中国人。

那男孩的原话是:“Les Chinetoques n'ont rien à faire dans cette classe ! ” 意思是“中国佬不该在我们班上!”

我问:“他是法国人吗?”

托小猫回答:“他是有点棕颜色的。”

我:“那你应该骂回他‘非洲人不该在我们班上!’”

她为难地说:“不行。要是这样骂的话,就会让我的好朋友Victoria和Destyiane伤心。”(这两个小女孩都是非裔)。

我的善良的好孩子啊。我看着她,百感交集。想起我小时候被班上的男生欺负,用脏话骂我。我心中奔涌着无数句各种脏话,张嘴就能哗哗倾泻回敬过去。可是从小被教育不可以骂脏话,于是憋得脸通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如今托小猫被欺负了,却还挂念不可以伤害无辜的其他人。我的善良的好孩子啊。

老鼐回家来,听我说完这件事情,想了一下,先告诉托小猫说:“你可以回答他:‘我有一个纯法国的姓和名字。不像你。” (那个男孩的姓和名都是阿拉伯风格)。

其实按我的私心,看到托小猫被划入中国孩子一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问题是孩子自己不胜烦扰,而且那男孩故意用那个贬义单词、所含的恶意应该受到惩戒。

所以昨天老鼐还是报告了老师,着重强调了“那个种族歧视的单词我妻子从来没听说过”。老师大惊,宣布下午要上思想教育课,还要找那男孩的家长谈话。

下午我去接托小猫,问她:“你们的思想教育课上得怎么样?”
她回答:“老师让那个坏同学给我们写道歉信。”
我:“给你们?你和谁?”
她:“我和你啊。”

回来后我从她书包里果然找到两张字条。一张给我,一张给她。各个句子的创意不知来自男孩自己还是来自老师。总之拼写不过关,错误满篇:

(亲爱的司马太太:
我很抱歉对您的女儿和您所做的事。我说了那个愚蠢的句子,感到自己又蠢又可恶。我教了您一个种族歧视的单词,对此我深感内疚。我是阿拉伯人,别人本可以用很多侮辱性的话来说我。让托小猫哭了半个周末,我再次深表歉意。我永远不会再犯了。
- 小尔)

(托小猫,我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到抱歉。我这段时间老是骚扰你,那是因为我嫉妒你,也是因为这段时间我家里有很多麻烦。我很抱歉托小猫。你有权不接受我的道歉。-小尔)

托小猫说:“我不会原谅他的!他的道歉信我连看都不想看!“
我们说:“如果他真的不再重犯,那这件事情就过去了。你可以不把他当好朋友,但是不用再为此生气了。”

我居然被一个种族歧视的小阿拉伯人教会了一个新单词。抛开意识形态的问题,也算是一字之师了。我把chinetoque这个词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觉得音韵铿锵,听起来居然还很美。
问老鼐:“有没有什么词是对法国人的蔑称?”
老鼐说:“英国人叫我们Froggy,因为他们嘲笑我们是吃青蛙腿的民族。”
我查了一下,果然如此。而且加拿大的法裔们也共享此殊荣。
我说:“那以后咱们吵架可以用这两个词互骂了。”

'; html+=''; layer.innerHTML = html; var body = document.getElementById("wxc_blog").parentNode; body.appendChild(layer); }else{ $("#qrbox").css("display","inline"); } } function hideQRCode(){ $("#qrbox").css("display","none"); }
阅读 ()猫评 (24)
猫评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ingfish2010' 的猫评 :

这件事大概就算过去了。她好几天没提起了。:)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法国人是青蛙, 英国人是牛排, 德国人是酸菜
小孩就是这样成长 :)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shershahor' 的猫评 :

托小猫从来都很自豪自己有中国血统。有我这样一个妈妈,每天灌输洗脑,怎么可能觉得身为中国人不好。这次生气,不是因为别人说她是中国人,而是因为别人说中国人不该在这个班上。
那男孩子还欺负别的同学,而且欺负每个人的方式都不一样,量身定做。
托小猫是跟另外一个中国孩子一起被骂的,但那个男孩就忍气吞声了。托小猫还懂得反抗,挺好。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racottaWarrior' 的猫评 :

我也觉得她觉悟高。知道不可以殃及无辜,这一点境界挺高的。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eepcove' 的猫评 :

是。还好她跟爸爸妈妈亲,什么都跟我们说。要是闷在肚子里憋出内伤就不好了。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ider' 的猫评 :

不过我怀疑那个小男孩估计也是个二皮脸,说什么应该都伤害不了他。还是要借助于老师的威严。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桉桠' 的猫评 :

嗯,是的。身为父母,当同此心。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在水一方3000' 的猫评 :

老师后来跟我说,她专门把法律里反歧视的条款打印出来给那男孩看,大概也起了一定的威慑作用。
我也喜欢托小猫的善良和原则。冤有头债有主,一码是一码。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宁宁' 的猫评 :

我自己是年纪越大,越感觉到神经大条的好处。从敏到拙,大概也是一种修行。
老苗被你们这样厚爱,一定要飘飘然找不着北了。:)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upudelaclichy' 的猫评 :

拉开距离,神经大条,是最好的化解方式。:)
neshershahor 回复 悄悄话 You should tell your kids: Our Chinese ancestors KICKED THEIR ASS back in Battle of Talas, that's why we didnt became "them" and oh yeah, we are (and we should be) proud of being ourselves!

毕竟阿拉伯民族是个能说出“上帝不应该创造波斯人犹太人和苍蝇”的民族(Sati Al Husri)
TerracottaWarrior 回复 悄悄话 托小猫的觉悟挺高,有些事情以牙还牙不是最佳方案,应该学会: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deepcove 回复 悄悄话 心疼小猫。。你们做得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Well don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strike back at his most vulnerable!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资源猫' 的猫评 : 你家做得对。对小孩子应当保护。我们在孩子小的时候做过同样的事情 :)
在水一方3000 回复 悄悄话 处理方式非常棒。受歧视就顶回去,也要报告老师,引起重视,此风不可长。
托小猫非常善良,不愿意伤害无辜。
老师也处理得很好。
简宁宁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猫姐解惑。他知道我们特别喜欢他就好了。

By the way, 我喜欢你和老鼐对待这件事情的看法。认真对待是对的,但也没必要太往心里去。神经大条一点,一生受益。
pupudelaclichy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句好可爱。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宁宁' 的猫评 :

宁宁好!
老苗也有个博客的,但是他到处叨叨,遗毒太多,已经收不胜收了。所以他那博客好久没更新了。他好像也就喜欢坛子里跟人互动和即兴的谈吐玩耍。各种打油诗少说也写了几万句了吧,哪收得完啊,好多句子自己都不记得了。以前码字稍微认真点、篇幅长点的他还收博客,现在收不胜收,也就这么散落各坛了。
随便他怎么玩吧,师弟大了,我也管不了了…… :)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桉桠' 的猫评 :

是这样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不参与,让她自己处理,这次是因为她回来哭诉了,老鼐才出手护犊子。
我自己真没什么感觉。但是小姑娘心灵脆弱,该护的时候适当护护。:)
谢谢MM来访。
资源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猫评 :

我希望把托小猫培养得神经大条点,能笑的地方尽量一笑了之。
简宁宁 回复 悄悄话 问猫姐好!喜欢你的小文,一如既往。

并请代转达我对令师弟的倾慕之情 --上次看到苗哥纪念金庸的诗作 “人笑此公负心郎,负心于我有何伤?笔下未必传世句,句句是我明月光。“ 真是击节叫好。苗哥该有个博客才对。TA在这城里四处流窜,从这个坛子被赶到另一个坛子,让我们这些做粉丝的,一腔仰慕之情没处安放啊!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在多种族的社会中成长的孩子们从小多多少少都会经历一些如此种种。他们会慢慢学会怎么处理,父母们也同样是在陪同孩子们的经历中最后成为老江湖 :) 谢谢分享法国故事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句话笑死我了,喜欢资源猫的幽默和托小猫的天真可爱。
登录后才可猫评.